服务电话:133921763
当前位置: 主页 > 48383.com > 正文

精致的汤唯不属于毕赣的凯里

发表时间: 2019-01-22

大略每一个因为《路边野餐》而意识毕赣的人,都会在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里看到太多似曾相识的影子,包括那种阴暗冷色调的影像,那种湿漉漉的氛围,那种人物谈话的音调与状态,那些犹如个人标签式的地名(凯里、荡麦)、道具(钟表、摩托、火车)跟场景(发廊、盘山路),以及叙事的方式跟结构,尤其是那个注定会被放在聚光灯下反复探讨的3D超级长镜头。以上种种,无一不在发布,这就是年轻的作者导演毕赣所独有的片子语言。

有不少人认为毕赣电影的灵魂是凯里,是并不存在的荡麦,是他的家乡独占的那种地貌大风土着土偶情。但在我看来,毕赣电影的灵魂切实是梦,他的这两部长片本质上都像是某种梦呓般的呢喃,他都有意用了一个梦幻般的长镜头来显现一场梦。在《路边野餐》里长达40分钟,到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则增加到令人咋舌的整整一小时,还加上了3D这么个更有噱头的形式,把整部电影一分为二。

◎时间之葬

很多人会问,这个超级豪华的长镜头是必需的吗?答案是断定的。可能说,在毕赣的电影里,超长的长镜头岂但不可或缺,而且可以被以为是毕赣电影美学的核心。正是在一场梦里,人物的感情与心境,以及他所牵挂的人和事,才以一种可感知却难以言说的方法被表白了出来。在梦里登场的人物,都显然与主人公的记忆有种种或明或暗的勾连。梦幻与记忆,就这样难分彼此地交织在了一起。

是的,诚然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仅仅是毕赣的第二部长片,然而咱们或者已经能够说,在这两部电影里,他未然向世人呈现了自己的电影风格。诚然,在他的电影里,咱们总能看到各种前辈大师的影子,侯孝贤、王家卫、塔可夫斯基、韦哈斯拉古等等,但你很难否认这依然是毕赣的独创。

《路边野餐》里,在荡麦发生的那个梦还不算明显,但在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里,毕赣直白得多。有好几次他甚至是把话挑明了告诉观众,影片的最后一小时,都是罗纮武在电影院睡着后做的一个梦。